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夢道術 駱馬不駝人-第206章 神奇的湖心草看書

大夢道術
小說推薦大夢道術大梦道术
“好好,苏星大人,小女子错了!我们先去问问这里的老人再说!”
张青青没辙。
极品仙府
苏星一阵得意。
少顷,他们来到了湖边一个很古老的村落,询问了几个一百多岁的老人。
一开始大家都说没听过什么南湖,只听说过宁湖,静湖,但问到最后一个一百五十岁的老奶奶时,老奶奶像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。她一边瞅着碧绿的湖水,一边蠕动着嘴皮着道:“小伙子,小姑娘,我跟你们说啊,你们可不能说出去!”
苏星和张青青惊喜的对视了一眼。
张青青道:“奶奶你放心,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!”
“嗯,好,那我就告诉你们!”老奶奶神秘兮兮的,“我小时候啊,听我太奶奶说过,她说我们嘉宁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湖,一个北,一个南,北湖风浪很大,因为有妖怪,南湖比较安宁,因为住着仙人!有一日啊,北湖的妖怪又兴风作浪,令得水灾不断,百姓怨声载道,南湖的仙人大怒,用大法力把北湖水都引入了南湖中,然后把藏在水底的妖怪给赶走了,赶走之后,他又移来一座山把湖坑给填了,还在上面建了许多的房子,让流离失所的百姓居住!”
听到这里,苏星和张青青都激动不已。
“后来,只剩南湖了,而南湖很安宁,后人便把南湖改名为宁湖,静湖!再后来有了嘉宁镇,人们又改宁湖叫嘉宁湖了!”
老奶奶说完还补充道:“你们不能说出去,因为我太奶奶说了,那个仙人不想有人知道他就住在湖里!”
“好!我们不会说出去。”
苏星应承。
苏星觉得这逻辑能够自洽,还是有些可信的。而且,苏星从来相信传说有时比书本记录的历史更为可信。
张青青也是惊讶,嘉宁湖还真叫过南湖。
不过,光是确定是南湖还不够,还必须确定有湖心草和湖心花。
她看了一眼苏星,苏星会意,对老人道:“奶奶,你好厉害,这么久了还记得这么清楚!对了,奶奶,不知道这湖底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!”
老奶奶见苏星说话这么中听,人也长得帅气,不禁更加喜欢了,道:“小伙子,我跟你说,你千万不能说出去,要不坏人会把那好看又神奇的水中花给挖走的!”
轰!
两人听到这句,眼里全是惊喜之色。
“奶奶你放一万个心,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的!”
“奶奶相信你!我告诉你啊,在这湖的东北角最深的地方,有一大片神奇的水草,水草会在水里开花,不过这花只开一天就会谢了!而这草会把这谢了的花吃掉,更神奇的是,如果有鱼吃这花,那草就会把鱼也吃掉!”
“什么?”张青青大惊。
“小姑娘,你别怕,虽然这草会吃鱼,但是只要鱼不吃它们的花,鱼就不会有事!”
老奶奶兴致很高,说到后面越来越利索,“算算时间……”她顿了一下,掰了掰手指头,又嗫喏道:“算算时间,这水中花也该开了!”
两人如同听到仙音,兴奋不已。
苏星立刻道:“谢谢奶奶!你放心,今天你说的我们绝不会说出去。那我们来这里的事,你也能保密吗?”
“当然,我又不是小孩子!而且你们都是好孩子,听我唠叨了这么大半天……哎,这老了啊,都没人愿意和我说话了!”
奶奶很高兴。
“那奶奶,我们先去逛逛,回头再来和你唠嗑。”苏星笑嘻嘻的。
“好好!你们先去逛,中午你们可以来我这里吃饭!奶奶给你们做饭!”说着,她也不晒太阳了,准备去张罗午饭了。
张青青立马要拒绝,不过苏星朝着老奶奶道:“行,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
说着,他左手微动,老奶奶忽然感觉困倦,又坐了回去,然后,头一低,就这么睡着了。
苏星把她抱进了屋子里,让她躺在床上,又给她盖好了被子。
张青青惊讶的看着苏星。
苏星道: “等她醒来后,她会有些纳闷自己怎么还躺在床上,然后,会以为自己是做了一个梦。”
“你,你怎么还有这本事?”
苏星嘿嘿一笑:“你老公我本事可大着呢!”
张青青忽然脸色一红道:“大什么大,你是不是也能把我这样?”
“我哪里敢这样对你啊!再说了,亲睡着的你没哟亲醒着的你感觉好啊!”
“你……你个登徒浪子!”张青青脸色更红了。因为不管她醒着还是睡着,苏星都会时不时的亲他。
“好了,快走吧!省得那些花都被鱼吃了!”
张青青闻言立刻不说笑了,取下迎风玉带梭化作了布舟,两人跃入布舟。
岚岚电电
这布舟行在水面上,看着还真像一条船。当然,张青青还不忘尽量隐匿这船的轮廓。
嘉宁湖的东北角还有几个无法呆人的小岛,小岛上长满了草和灌木,正好能够有效遮挡他们的身形。
嘉宁湖的水很清,再加上他们的目力叶惊人,很快就在一个小岛的边上发现了一大丛奇异的水草。水草大概长约4、5米,顶部离开水面约有7、8米。
这些水草和海带有些像,但神奇的是每一根水草都顶着一个荷状的花苞。有的花苞已经半开半合,离开绽放顶多一两日时间了,而水草的边缘长满了无数的牙齿状的凸起,看着容易让人犯密集恐惧症。
“看,有三条草鱼游过来了!”张青青有些激动,“要不要把它们赶走或杀死!”
说着,他还扬起了手,准备释放指气。
“先看看是否和那奶奶说的一样,反正这里的花很多!”苏星却是想要看看会不会发生草吃鱼的事情来。
张青青一想也对,遂观察了起来。
少顷,两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只见两条鱼刚刚咬住花苞,两颗水草瞬间往下一缩,然后又猛然弹簧般蹿升,卷住了两条草鱼。另一条还没有下嘴的草鱼,瞬间被惊吓而逃了。
那两个被卷住的草鱼则都没能挣扎几下,就一动不动了,它们的个头很大,至少也有几十斤。可是,它们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,最后连骨头都不剩了。那些血水也被四周其它的水草吸附的一干二净。
我的混沌城 小說
仅仅是10几个呼吸的时间,两条草鱼没了。当然,两个花苞也没了,但神奇的是,两颗水草的头上,又有新的花苞在长出来。
“果然是奇花!”张青青惊异不已。
“可这怎么搞啊?难道要和这些草大战个三百回合?”苏星感觉到有些棘手。
张青青道:“可惜我还未窥得水之力的奥秘,要不通过控水,就能自如摘取了,或者掌握木之力,也能轻易摘取。”
“我水性很好,要不我下水试试,只要抓了一朵就跑应该没事的!”
“不,虽说你水性不错,也不怕冷,但这水草有一定的韧性,可以自如伸缩,你跑不了得!”张青青不同意。
“那只有制作工具了!”苏星道。
“什么样的工具?”
苏星解释了一下,张青青顿时美眸大亮,赞道:“你怎么这么聪明啊?”
“我可是你男人,不聪明你肯嫁给我吗?”苏星调侃。
“臭美!”张青青娇嗔一笑,“那趁着花还未开,我们去镇上的铁器铺子定做你说的血滴子!”
苏星自然同意,还加了一句道:“正好还可以游览下这个嘉宁镇,再住上一晚!”
说着,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张青青。
张青青想说你想得倒美,但是一想到苏星可能会“忽然想起什么急事要赶回去”,只得红着脸,声如蚊音的嗯了一声。
两人先找到了铁器铺,定做了两个类似“血滴子”的玩意,这玩意能够轻松沉入水中摘取花朵,在不破坏花朵的同时,还能抵御湖心草强大的拉扯之力。
铁匠铺的大师傅十分诧异,不知两个小年轻定做这样的玩意干什么,但见酬金是黄金100两,立刻招呼所有的徒弟开工了。
至于两个小年轻,就像旅游的情侣,开始忙着品尝美食,挑选各种新奇玩意和服饰,再找了个最好的客栈——烟雨楼,甜蜜无比的主了一晚。
化凤
你懂的,旅游是最能放松的,也有新鲜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