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玄幻小說 我的小師弟可太穩健了-102我是一名老司機看書

我的小師弟可太穩健了
小說推薦我的小師弟可太穩健了我的小师弟可太稳健了
真是天杀的倒霉蛋。
哥哥任意行整体看起来比较完整,运气差上一些,落地位置正好在两坡之间,几头恶鬼恰好奔袭那里,会飞的食物喂到了嘴边。
弟弟任意走半截身子砸进深坑中,与地面第一次接触之时,被一块竖起的石头板切下一臂,大部分躯体得以完整,入土为安。
从此九华清逻道少了两个争夺“王之杀”的新人杀手,不过组织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沧海一粟的两人,连杀手榜单都没上过一回。
最后的痕迹留给了还在全速奔跑的伍念之,不过少年很快也会忘记这些,误杀而已,都是系统的问题,同我伍念之何干?
一个人的灭亡,究竟是你还活着的时候,这个世界的人都在记忆中忘却了你?还是所有人都记得你,而你却先走了一步?
迷雾翻卷,犹像某个巨大怪物的吐息!
伍念之重新变得面无表情,就在刚才他的身体从三十多米的一处山丘一跃而起,腾空落地,好在双腿犹在,成功甩开身后追赶的几十头恶鬼。
“感恩!我谢谢您,谢谢您祖宗十八代!”这是伍念之全部的心声。
他实在有些百无聊赖,心念一动,查看着通话器中的消息,执鞭人的群里安静很多,消息很少,也就几十条而已,他挨个浏览着。
“兄弟们,我看到红点正在急速狂飙一般的移动,哪位大佬的小队搞的啊。”
“时速竟然有四百多迈,这特么是吧作战车开进鬼雾密林了吗?”
“这特么肯定不是人,咱们卫察司没人这么快,这快的和一夜三十六次郎一样!”
“对啊,对啊,兄弟你发现没有?前二十小队的执鞭人都不说话,一准就是他们。”
“我们小队撤退,公子哥已经被人都带走,实在没有必要再呆下去。”
“我小队中一个哥们,之前被几十头恶鬼拖走,我都以为他死掉了呢,刚才自己归队了,毫发无损,真是个福星啊。”
伍念之心头一动,回了一句,“一切小心,千万谨慎。”
群众沉默良久,那人明显语气中夹枪带棒。
“哎呀,这人谁啊!是不是进错群了啊,管理在不在啊,能不能踢出去啊,泄露了卫察司的机密,谁负责啊。”
“哟,这不是咱们未来的第一执鞭人伍念之吗?杀了几个鬼崽子啊,身子骨还成吗?”
……
伍念之不理这些阴阳怪气的家伙,他心里总是躁动不安,仿佛身后这片密林中将有一场旷世大战发生。
妖怪酒馆
还是不给我身体控制权,你该不会一直跑回寝室再给我吧?
两处狂风依旧,两腿处泥斑驳驳。
伍念之无所畏惧,反正你是逢坑必踩,有粪必踏。
好样的,肥水不流外人田是吧?赶明个我在寝室外整个菜地都行,这一路所获颇丰,肥料应该足够。
“胡三郎,你还好吧?一会可还指望着你开车呢,作战车我是不会的。”伍念之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刚才如此精彩的碰撞,这小子竟然没吭声,不会死了吧。
“三郎,你媳妇要喂你吃毒药了啊!再不起来,你老婆跟着隔壁秃头王老二去泡温泉,住酒店了啊!”他心情复杂,忘了胡三郎的衰神体质了,这一下不会真的就此死去了吧,好不容易才招到的人啊。
胡三郎伸出二指,废了好大得劲,才将其塞进领口,喘了几口粗气,扭动着头,看了几眼周围环境,大惊失色道,“淦!咱们怎么就出来了啊?你小子速度这么快吗?”
“男人不能说快,你给我收回去。”伍念之玩味说道,手上依旧狠狠拽着他的脖领,如同钢铁之爪。
胡三郎咳嗽着说道,“这附近也没有恶鬼了啊,你能不能给我松松,或者放我下来啊,我自己其实也能跑的。”
“不行,我现在控制不住自己。而且,你太慢,又不持久,老实待着吧。一会到作战车那里,我的手可能会恢复控制。”伍念之只能脸朝前看,头也不受自己控制,所以双眼就显得十分诡异。
两个眼仁卡在下眼睑处,大大的眼白朝外鼓鼓着,看着很是慎人,吓得胡三郎头皮发麻,毫毛倒竖起来。
重生之足球神话
他不敢再吭声,心里嘀咕,“难道说恶鬼还能附体,我怎么都觉得伍念之有些不对,他不会一会要生吞活剥……”
胡三郎不敢再想下去,弱小又无助,俨然一副小可怜的模样。
又过去了十分钟左右。
伍念之身子如同急刹车一般,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恢复了知觉,应该是任务已经完成。
“砰!”胡三郎直接被扔在地上,巨量的灰尘一下子将他的身躯围住,对着口鼻就是一顿猛烈攻击,少年双手掩面,呛得满脸泪水。
胡三郎挣扎着爬了起来,脸红脖粗说道,“这不是咱们的作战车吗?公子哥放哪里!车里面最多只能载三个,也不知道上次哪个蠢货用的车,竟然将后座堆满了报废的热武器,真是个穷鬼。”
伍念之将后背的姚乃兮扔在地上,青年依旧没有醒来,还在沉睡,眉头紧锁,脸上浮汗,看样子是在做着噩梦,表情狰狞。
“你来开车,将公子哥放在后备箱吧,反正没多久就能到地方,他应该不会被闷死吧!”伍念之没好意思说,现在整个卫察司,最穷的三个人不都在这了嘛!你小子怎么不好好反思一下,到底是谁拉低了整个小队的经济。
胡三郎吹了口气,斜长刘海忽扇一下,很快下落,缠绕一起的发丝有些粘稠,那是恶鬼的体液。
错嫁替婚总裁
他自认为很是潇洒,脖子处躺着深色血痕,看起来只会让人觉得凄惨,“妥了,我可是老司机了,这回包您二位满意,我将会用我的技术征服二位。”
白晶晶摇晃着小脑袋瓜,没有说些什么,她迈步自觉坐在后面,三段式的安全带紧紧捆绑住自己的身体,车祸可能根本无法将她杀死,但是胡三郎的衰运可不好说。
可怜的姚乃兮还在睡梦中便被塞进后备箱中,他丝毫不知,也无法做出明确表态,堂堂三支城城主家的大公子,哪里吃过这种苦。
他的右手中始终紧握着一枚金属质地圆球物品,一路上无论如何颠簸,他都从未松手,可见此物对他来说是何其重要。
“嗡嗡嗡嗡嗡……”
落尘 小说
几十枚能量石在卡槽内被几片雪白刀片疯狂粉碎着,有些娇小的作战车发动机响动,突然高高跳起,像一只兔子一样,飞奔出去,徜徉在返回西子城的路上。
胡三郎有些开心,嘴中哼着不知名的小曲,“一更天呦,我摸到了小芳的手。二更天呦,我爬到了小芳的床。三更天呦,小芳她坐在了我的身上呦……”
曲意悠扬,伴随着作战车轰鸣之音,伍念之不由得想到了陆飞儿。
倒不是因为他对陆飞儿有什么想法,而是今天白晶晶轰出那拳的时候,他也看到了陆飞儿,但他从未想过要将陆飞儿带回西子城。
从她独自逃离日不落酒店的那一刻,伍念之便当她已经死掉。
而且,这一次见面后,伍念之思考良多,他总觉得那次陆飞儿消失不见,不是什么偶然事件。
特别是今日一见,这女孩战斗力恐怖得惊人,自己远远都不是对手,当时伍念之甚至生出一种古怪感觉。
陆飞儿一拳就能将自己的身体穿透,一击毙命。
作战车在胡三郎的控制之下,好几次险些开进路旁的小湖之中,少年握着方向盘的手,满是汗津。